步行日/會 icon 步行日/會

行走香港古老村落,了解失落的客家文化

尋找天主教修士隱居的地方,了解修士的生活

香港仔,昔日的漁民社區。今天,漁民不多,身影尚在,找到漁市場和天后廟。除了漁民,香港仔聞名是賣少見少的影樓,1964年開業的美姿華攝影室和超過半世紀的攝影師陳伯,他拍下不單是照片,也是人的感情。

時代轉變,香港的穩定,吸引一班華僑落葉歸根,他們回到鄉下居住。我們尋找他們在海外和香港的軌跡,走在崇正新村,揭示百年前人口的國際化。

香港還有古堡嗎?我們不是在主題公園,而是貨真價實,充滿歷史的「古堡」。薄扶林沙宣道一帶,有不少達官貴人的豪宅,豪宅都記載不同時代的歷史。

隊長日記 icon 隊長日記
diary_img
閱讀更多

留住片刻好時光─ 香港仔

香港仔,昔日的漁民社區。今天,漁民不多,身影尚在,找到漁市場和天后廟。除了漁民,香港仔聞名是賣少見少的影樓,1964年開業的美姿華攝影室和超過半世紀的攝影師陳伯,他拍下不單是照片,也是人的感情。

望着海面的木船,訴說昔日漁民的繁盛。從海旁出發,穿過馬路,走進東勝道,兩旁新舊並立,有規模不大的商場,亦有舊式唐樓,偶而找到1970、80年代裝修的茶餐廳,大型發展離開香港仔尚遠。行走頗寬敞的街道,一點不擠迫。

來到香港仔大道,從唐樓大門,就知道來到攝影店,大門貼上不同年代的攝影照,有黑白、彩色、家族、畢業,每人面上都掛住快樂的笑容。推開美姿華大門,猶如坐時光機,懷舊的佈景,有紅色的巨柱,木製的長椅。多看幾眼,有點熟悉之感,原來漂亮的場景多次出現廣告和電視中。陳師傅愛跟人談天,他教我們如何真正的笑,「要用眼代達笑容,才算笑容,不是用口笑。」他堅持用菲林為客人拍照,同一張相他會多拍幾張,以作後備。陳伯有不少攝影技巧,「有開心影相才會開心」,他有時充當社工了解客人的心情,希望能拍下好照片。沒有美圖軟件年代,他建議客人剪髮令相中人更瘦削。

離開影樓,沿香港仔大道而行,可到古樸的天后古廟一看,見証漁民的生活。廟宇建於1851年,但1999年因水浸問題,被清拆重建,外部雕塑精美,內廟內收藏咸豐年間的銅鐘,最特別是廟內有二個拱形通石牆門口,分隔左右天井。

走向香港仔舊大街,於山旁見到廟宇群,尤如一條廟宇街。街上佈於神龕和鐵皮建築,甚是熱鬧,有土地公公、榕樹公公、關帝、觀音等神祗,全部都是幾十年前街坊就地而建。當中五華師母廟最具規模,廟宇安放在30米高的山坡上,據說有一婦人遇到閃電,突然發現地上遺下佛像和香爐。其後善信稱五華師母顯靈,其病患隨即痊瘉,吸引不少街坊參拜。

時間許可到蒲窩一看,前身是香港仔警署,於1981建成,維多利亞式的建築,用紅磚砌成,簡單,不失古意。

走回香港仔舊大街,今天見不到漁夫的痕跡,但變成美食大街,不少食肆,亦很多賣舊式零食的小店。可樂糖、吹波膠、鳥結糖,十元八塊重溫童年的歲月。

diary_img
閱讀更多

赤柱修行地

香港乃有修士嗎?繁華大都市中,依然有放下煩囂地方。赤柱遠離市區,但不失方便,可找到天主教的修士。他們至今,深居簡出,追求不是名和利,而靈性的生活。可惜好景或許不常,隱居生活漸被發展入侵,修士也免不了改變。

從赤柱廣場平台走上擁有83年歷史的瑪利諾神父宿舍,獲古諮會評為一級歷史建築,現時大閘被鎖上,發展商已申請改劃,準備清拆部份建築,改建成為住宅。建築也被日軍徵用作營房,後來接待國內來港的神父,並用作避靜院舍。

瑪利諾神父宿舍,獲古蹟辦評為「區內最華麗(spectacular)的建築物」,有如景賢里的風格,保留民初的特色。華麗的建築物是典式本地華洋折衷式代表,融合中西方特色,用水泥等現代的建築物料構成中式的飛檐樓閣,反映西洋教會來華,融入東方的社會。內裏的大堂最為漂亮,紅色的巨柱,柱頂有中式的裝飾,而大堂天花有圓拱的設計,每年聖誕教友在此放置馬槽,紀念耶穌誕生。每層的建築都有柚木迴旋樓梯連接,走上古老的梯級,傳來木頭聲音,甚有古意。大半世紀前,修士在此深居簡出,靈修靜思,籌備學校及救濟工作,可惜,不復再,人去樓空,或轉成豪宅。

從瑪利諾神父宿舍離開,我們的心不免戚戚然,擔心歷史建築的命運。向山下走去,可到另一所修女的修院。

幸好,加爾默羅赤足隱修院的修女還保留舊的模樣,落成已81年,紅磚建築躱過炮火和推土機。

修士追求靈性,但如何生活呢?他們製作產品,賺取生活費,最著名莫過於是大嶼山大水坑的隱修院神樂院,於六十年代創立十字奶,不單支持修院,亦為市民提供有營養的牛奶。加爾默羅赤足隱修院的修女幾十年內依靠着無花果蜜糖,她們用蜜糖製作糖果賣給赤柱的街坊,遠近馳名。不過,隨着時代轉變,糖果產量不穩定,能否找到要看運氣。如果在市區想選購修士手製的食品,可到塔冷通心靈書舍看看。

走入修院,可參觀小型教堂,古樸風貌帶點現代化,用上木條作天花,還有圓球形的燈飾。由於修行地,不能講話,阻礙修女的修行。她們藉祈禱內修生活,從禮儀敬拜上帝。

離開修院,向山下走二分鐘,就可回到赤柱市中心。重回世俗文明的懷抱,順道可到赤柱街市享用美地,特別是車仔麵和多士,價廉好味甚有赤柱的風味。

參考資源

http://kkp.org.hk/node/13316

 

https://www.inmediahk.net/node/1058826

 

https://photos.app.goo.gl/taRGjwA43iV5SHwS8

 

http://kkp.org.hk/node/13148

http://www.cultus.hk/catholicism/ReligiousCommunities.pdf

diary_img
閱讀更多

薄扶林有古堡?

香港還有古堡嗎?我們不是在主題公園,而是貨真價實,充滿歷史的「古堡」。薄扶林沙宣道一帶,有不少達官貴人的豪宅,豪宅都記載不同時代的歷史。

從香港大學醫學院出發,向山下進發,走進沙宣道,兩旁有不少豪華大宅。最偉麗莫過霍英東家族的「Stone Manor」(石頭莊園),外形如同英式古堡,曾經是電影鉅子陸運濤的大宅,建於1930年。大閘有寫着「F」字的家徽,外牆由灰磚砌成,還有塔樓,有點中世紀的味道。

再深入沙宣道,見到中式的牌坊,跟新式的大廈格格不入,仿如荒廢的模樣。旁邊是英國傳教士會的物業,有點北歐小屋之感覺,綠色外牆,破落的鐵欄,玻璃也散落在地,牆上找到教會的標誌,相信荒廢多時。中式的牌坊屬於另一楝大宅,已有90年歷史的愛蓮別墅,屋主是上世紀印尼出世的醫生,本地專名肺癆病專吳達表醫生,大宅仍然保留廿年代最流行的「中國文藝復興風格」,用上當時新穎物料(如:水泥),設計豐中國色彩的建築。

回到港大醫學院,從山而上,路旁碰上野豬跟我們打招呼。走上薄扶林道,穿過瑪麗醫院,找尋另一座古堡。

山邊見到小路,以為是普通的坑渠,而麻石塊地板旁,有一介紹牌,原來是薄扶林水塘輸水設施,屬於二級歷史建築,是1863年建成土堤,還有充滿意大利文藝復興風格的花崗岩石橋。半拱的石橋雖然很短,但蠻有古意,不經意發現古蹟,這才有物外之興。

信步石版古道,見一地盤,掛着「古堡」的字牌,原來是譚雅士大宅,建於1931年,曾經是三級歷史建築。首任業主是二戰前的立法局議員譚雅士,他是東華醫院首總理和保良局主席,地位顯赫。二層高的建築,亦是意大利文藝復興風格,設計偉麗宏偉,現在被改成名貴的住宅,只剩下外殼,內部全被清拆重建。

走回古道,回到薄扶林道離去。

diary_img
閱讀更多

香港圍村有墨西哥人?尋找百年前的多元文化

元朗崇正新村是香港最大的客家村,幾世紀前,客家人從中原流徙到嶺南,包括︰元朗平原,務農為生,逃避戰禍。上世紀初,香港生活艱難,不少村民追隨祖輩的腳步,離開村落,到海外外闖搵食,尋找工作。時代轉變,香港的穩定,吸引一班華僑落葉歸根,他們回到鄉下居住。我們尋找他們在海外和香港的軌跡,走在崇正新村,揭示百年前人口的國際化。

走入崇正新村,穿過小小白色的牌坊,見到漂亮的慎德居。大宅位於村的中正位罝,面積很大,佔地有千多平方米,獲評為一級歷史建築。遠看是中式的青磚大屋,近看發現不少歐洲風格的浮雕,造工精緻,是香港唯一墨西哥風格的建築。當年墨西哥、古巴和秘魯有不少華工,不少被賣豬仔至當地,大多從事開採礦場或種植甘蔗,工作艱苦,很多人客死異鄉,只有少數回流中國。翻看以前圖片,慎德居門前曾是青蔥草地,今天見到是黃沙一遍,而周圍都有不少丁屋興建中,不知寧靜的村落,是否將經歷重大的變故。

崇正新村有五楝歷史建築,它們都跟華僑有關。我們在村內漫行,一片悠閒,不時發現古老的房子。我最愛林屋,二級歷史建築,同樣建於1930年代。即將上映由張繼聰和朱茵主演的電影《古宅》就在此拍攝,我們見到屋內的大門大開,大膽走入其中。內部陳列不少精心雕製的木造傢俬,衣櫃、椅子,如八十多前的模樣。兩層的建築,中間是很大的天井,方便採光和通風。大樓還用上當年的木窗子,甚為難得。

走出大宅,我們甚為興趣,見到旁邊有一小鐵皮屋,屋主一家在採摘芒果,打算跟他打聽大屋的故事。他笑說我就是屋主,上一輩是印尼華僑,大宅是他的家園,所以他肯好好保護它。他娓娓道出家庭的歷史,上代人於印尼經商致富,建下此漂亮大宅。幸好,當年上輩離開印尼,避過排華,在香港安居樂業。他們平時住在大宅內,現正在維修,所以才大門大開。原來村內定期會回印尼有聚會,聯絡二地村民。除了聽故事,屋主也好客請我們芒果。

離開林屋,走入村內小巷,見到1936年建成蘭欽樓,老人在樓上乘涼,望着樓前有大幅耕地,自得其樂。

崇正新村,跟其他村子不同,村民都好客和善良。周遊在中西交融古蹟中,感受當年華僑生活,原來香港很久以前都已經國際化。

diary_img
閱讀更多

石崗客家村慢行

此行希望帶同朋友一齊尋找失落的客家人故事和古蹟。香港的鄉村散落不少戰前古蹟,但少見介紹,從中讓參加者了解古蹟和村落的關係。

由金錢圍出發,第一站是翰鵬鄭家祠,翰鵬鄭家祠是三級歷史建築。跟其他祠堂不同,全村信仰天主教,而祠堂雖然保持傳統特色,瓦頂和木樑,但頂部掛上十字加,而祠內不見神主牌,反而是有天主教的聖杯。祠內亦貼着夏其龍神父探訪和教宗的相片,很有特色。我們講明來意,想了解天主教文化,村民十分友善跟我們一行人解釋,村莊的歷史,而祠內有不少舊相和文字,記述他們因為1920年代興建城門水塘由荃灣搬至此地,而鄭氏有不少村落散居元朗,但因為搬遷而不再聯絡。

有趣是雖然信奉天主教,但他們重視客家傳統。祠內仍見客家獨有的麒麟,每年他們會舞動麒麟慶祝新年,而這儀式亦入選國家級非物質文物遺產。 除了祠堂,我們亦見不少青磚屋,今天不斷重建下,不易找到像金錢圍較完整的青磚屋群了。

別了友善天主教居民,我們一行人再去找尋江廈圍,擁有90年代歷史的古蹟。這楝建築不易在網上找到位罝,原因是受到重大的破壞,江廈圍原有的圍欄已被推倒,有架挖土機在園內。大門亦被汽車擋着,細心觀察才可發現。 突然天降大雨,走入江廈圍的路佈滿泥濘。我們必須涉水而行,而水更及腰,但眼見目標就在跟前,唯有游水到至古蹟。當走進江廈圍,發現內部有大量積水,我們眼前被蚊子遮蔽視線,數千蚊蚊子在身子飛過,大家都被釘得大叫救命,但只要開口蚊子就飛入口內,我們都小心翼翼,不敢發聲。

江廈圍的源遠堂曾是錢氏富豪的大宅,在五十年代改為八鄉警署,後來被改建為發泡膠工廠。地下仍有大量發泡膠,在積水上浮動。內裏部木雕很精緻,有金錢的標誌,跟金錢圍名字和富豪故事相關,大門的石獅和牌匾氣派猶在,也可見昔日的華麗。 但下雨的環境下,只有離開江廈圍。

遊走在八鄉的村落,路旁有不少龍眼樹,不少村民在摘取食用,跟他們談天,他們主動跟我們分享的龍眼。八鄉,仍可見到難得鄉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