步行日/會 icon 步行日/會

2018年為香港新市鎮發展的45週年。港督麥理浩時期至今的四十五年來,香港從維港南北的兩個城市,發展成擁有九個新市鎮的都會,承載了七百萬的人口。這些新市鎮在歷史和設計上都各有特色,各有長短。45年後的今日,我們不妨用步行的方法,為這接近半世紀的新市鎮歷史作一回顧,探討和展望。

第一團先去沙田——走過沙田的不同部分,包括已完全都市化的村落,市鎮公園,市中心,30年歷史的元祖級「天橋城市」,城門河,工業區,還有郊外地區,最終在獅子亭俯瞰沙田黃昏。

(第二團將於二月中行將軍澳)

日期:2018年2月3日 (星期六)
時間:下午2:00 - 5:00
集合:2:00pm大圍火車站A出口(村南道)
路線:大圍站 — 大圍市墟—渭濱城— 銅鑼灣— 沙田公園—沙田市中心—瀝源—禾輋—火炭—獅子亭
終點:沙田獅子亭(穗禾路盡頭,可飽覽沙田景色)
報名:請於下方報名,我們將以電郵確認,請留意信箱。

備註:
(i)  中途將有休息時間,請自備適量食物及水
(ii) Walk Leader需要收集同行者們的步行數目,用來宣傳城市步行;歡迎同行者一同參與,紀錄自己每日的步行數目,並拍下傳給Walk Leader,一起帶動城市步行風潮!
步行APP建議:
iOS: 內置 "Health 健康" APP
Android: Pacer Pedometer & Step Tracker

查詢:info@wearetransport.org / FB: WeAreTransport.org

2018年為香港新市鎮發展的45週年。港督麥理浩時期至今的四十五年來,香港從維港南北的兩個城市,發展成擁有九個新市鎮的都會,承載了七百萬的人口。這些新市鎮在歷史和設計上都各有特色,各有長短。45年後的今日,我們不妨用步行的方法,為這接近半世紀的新市鎮歷史作一回顧,探討和展望。

二月初舉辦的第一團已遊走過沙田,今次第二團會去將軍澳——將軍澳是少有「去中心」的新市鎮,即是沒有其他新市鎮的「市中心」設計。將軍澳四個(或三個)比較大的小區,都有各自的小中心:一個包括商場,飲食,娛樂,公共設施的混合點。因此將軍澳各區的居民對另外兩個小區都較缺乏認知,也沒有共同的聚集點。將軍澳也被譽為「無街之城」和「美食沙漠」,是次步行將走過這四個近乎完全獨立的小區,探索這個幾乎完全填海得來的新市鎮。

日期:2018年2月24日 (星期六)
時間:下午2:00 - 4:30
集合:康城站A出口
路線:康城站— 坑口 —寶琳— 康盛花園;全程時間約2小時,包括商場,公共屋邨,約有20分鐘上斜路段,終點康盛花園可飽覽將軍澳景色。
報名:請於下方報名,我們將以電郵確認,請留意信箱。

備註:Walk Leader需要收集同行者們的步行數目,用來宣傳城市步行;歡迎同行者一同參與,紀錄自己每日的步行數目,並拍下傳給Walk Leader,一起帶動城市步行風潮!
步行APP建議:
iOS: 內置 "Health 健康" APP
Android: Pacer Pedometer & Step Tracker

查詢:info@wearetransport.org / FB: WeAreTransport.org

與將軍澳同區同事步行回辦公室的瘋狂計劃!!!

這次真的是亂來!
即興的台中亂遊!!!!

相約在沙田,全無計劃,行行下唔覺意到左尖沙嘴!

從九龍北面的山走到港島南面的山

九龍塘-藍塘道!

隊長日記 icon 隊長日記
diary_img
閱讀更多

走過新市鎮45年(ii) 將軍澳

環保大道一名源自甚麼?我沒有考究過,但這名字肯定於道路附近的環境無關(或者是反義詞)。

這條位於將軍澳南端的道路是今次步行的起點。將軍澳這個新市鎮雖然距離九龍不遠,但對於區外人來說絕對是一個異域。畢竟大家郊遊時總會途徑屯門元朗;踩單車燒烤會到沙田大埔;到機場和大佛總有機會一睹東涌的景緻。將軍澳呢?好像不具居住和工作以外的功能,沒有甚麼名勝古蹟,也不是甚麼地方的必經之路。而位於將軍澳環保大道的康城,更是一個大部分將軍澳居民都不會到訪的地方--異域中的異域。

從康城站步出地鐵站,已可感受到極其混濁的空氣。沿路步出環保大道,更發現閒置的共享單車都滿佈灰塵,有些更呈泥黃色,根本不能辨認。康城一帶有很多新樓盤,全部落成後將提供數以萬計的單位,但要這個地方成為十幾甚至幾十萬人的宜居之地,看來還要相當努力。

約一小時後,我們一行人終於「逃離」了環保大道,抵達將軍澳較舊的區域坑口。坑口一區已發展了二十幾年,是其中一個被稱為「無街之城」的小區。所謂「無街之城」,是近年地產商的發展模式:以一個鐵路車站為核心,在外圍建置商場,並以天橋連接。住宅則在商場樓上,居民從睡床走到列車,基本上都在室內。發展商亦擅於把遊人引導到商場:人們都喜歡熙來攘往的室內,而不會選擇冷漠,沒有地鋪,只有牆壁和通風口的地面。坑口是香港最典型的「無街之城」:五個商場和地鐵站靠天橋連結,中央的位置幾乎沒有地鋪,遊人一直只是在商場鳥籠中「自由飛翔」。

將軍澳城市設計是相當「去中心」的。其他新市鎮都有一個被設定出來的市中心:大型商場,公共設施如市鎮公園,圖書館,大會堂都在市中心;整個區域的居民都會分享同一個市中心,分享著近似的感受,回憶。將軍澳則可理解為五個地鐵站各自都是一個小區,各自有自己的中心,居民無須到鄰近的小區購物或處理日常事務,小區之間的隔膜較大。可是我們也不難發現,商場與商場之間的店鋪種類,品牌,甚至裝修風格都沒有太大分別。我們從坑口走到寶琳,經過七個商場,不難發現這種沒趣,沈悶的感覺。

步向終點,我們離開商場,走入將軍澳隧道公路後的小徑,最後到達將軍澳區最初的住宅項目之一:1989年落成的康盛花園。康盛花園靠近寶林北路有一處瞭望台,可看到將軍澳的景致,當然也包括這次旅程所途徑的大部份地方。這時我們才發現,雖然已經離開環保大道一段時間,身體和頭髮還是覺得黏黏地,呼吸道還是覺得不太舒服。偶然一次的步行已是這樣,不知在康城居民和在將軍澳工業村工作的人,還要忍受多久?

diary_img
閱讀更多

從九龍塘到跑馬地山上!

diary_img
閱讀更多

無計劃亂遊台中!

在台北幾天,完成工作後想四處遊玩。畢竟來過台北幾次,這次想試點新鮮的經驗:晚上就要飛回香港,這上機前的半天,我竟買了高鐵車票到台中去亂遊。

台灣高鐵不論車廂,月台,車身外形,以至列車廣播都和日本新幹線很像,作為「鐵膠」的我自然興奮!45分鐘車程把我從熟悉的台北,帶到陌生的台中,準備開始亂遊!

台中與台北一樣,有很多「騎樓底」的步道。台灣這幾天一直下著冬雨,這些「騎樓底」的步道簡直就是我們這些懶帶傘的人之恩物。來到台灣四天,機會沒有用過雨傘。可是這些「騎樓底」缺點也甚多:「騎樓底」下的公共行人路由大樓管理,路面用料不一,顏色和質料都大有不同;有些店家會用室內的無聊鋪室外的公眾行人路,下雨天極度濕滑。另外,有些行人路更因管理各自為政而出現高低不平的情況。

台中的情況更嚴重,有些店家會霸佔整個行人路作為店面的伸延、儲物空間、甚至廚房和停車場。台中亂行的第一個經驗,就是沒能在行人路上連續行走超過五分鐘......

不過,台中的行人步道設計也有它用心之處。亂遊之下找到一條圍繞台中市中心的步道,我走了其中一段「草悟道」。草悟道上有市集,有博物館,有藝術走廊。市民在草悟道上穿越城市,有通勤作用之餘,也有舒緩身心,康樂,購物的功能。

diary_img
閱讀更多

逃出將軍澳!

將軍澳交通很好也很壞,相信這區的居民很明白這一點。這區發展了接近三十年,一直只有一條隧道,一條繞圈的鐵路,還有兩條「舊路」(爬山的那種)聯絡外界。將軍澳隧道很短,從將軍澳任何一區經隧道到觀塘只需要15分鐘;地鐵到北角也只需要20分鐘。可是,繁忙時間就無呢支歌仔唱!隧道必塞;地鐵極度擠迫;小巴經常脫班,脫班後也會因為排隊的人太多而上不了車。每天早上,總有一種「逃出將軍澳」的感覺。這天我和兩位住在將軍澳的同事嘗試步行回樂富的公司.......幸好還是冬季,天氣也不錯,是這個步行實驗的好機會。

平日我會坐小巴從新都城到九龍城,車程約15分鐘——這是非繁忙時間,平日大約需要15-30分鐘的等候,加上20-30分鐘的車程。然後再步行15分鐘回到公司。整個過程需要30-60分鐘。

我們從將軍澳寶翠公園起步,取道寶琳路,秀茂坪道,新清水灣道,彩虹邨,太子道東,賈炳達道公園,最後到達樂富延文禮士道的辦公室。一開始就是最痛苦的上山路段。爬過山路,就到觀塘區的秀茂坪。整段三路只消30分鐘就走完,如果沒有走路,可能現在還在將軍澳等小巴!

經秀茂坪道及新清水灣道到彩虹邨一段,大約是65分鐘,全是下坡路段,非常容易走。可是空氣卻很差,尤其新清水灣道一段「長命斜」,司機大大力踩油,廢氣也不留情地瘋狂噴出 ——順利邨的邨民卻仍在路邊曬被,不知這些懸浮粒子是否將會和邨民同眠?

最後一段從彩虹到樂富,需要另外的30分鐘,整個過程大概只是兩個小時左右,行路返工,其實唔難!

diary_img
閱讀更多

走過新市鎮45年 - 沙田篇

走過新市鎮45年 - 沙田篇
路線:大圍車站 — 博雅山莊 — 銅鑼灣村 — 沙田公園 — 沙田市中心 — 瀝源 — 禾輋 — 火炭 — 昂堂山獅子亭
時間:約3.5小時

竟然有二十多人,有點始料不及,還是七度的天氣(新界還要低兩度)........

設定這條路線的原因,是因爲城門河以西的一岸是沙田的核心地帶,很多現有或曾經在沙田的設施,例如大型百貨;商場;早期的公共屋邨;遊樂場,甚至機場,都設置在城河西。對,是機場。沙田早期曾經有一個位於沙田墟市中心地帶的機場;香港第一部飛機也是在沙田起飛。我們一行二十多人,一面步行,一面看看沙田的有趣歷史和規劃。

一起步,就有新體驗了:我的步行速度一直比常人快,平日也常被同行者抱怨。想不到二十幾人一起過第一條馬路,就發現自己把一半人遺漏在對岸:交通燈太快,我也太習慣這個城市的步速。原來大圍的交通燈,快得連二十幾個人同時過路也辦不到......

等待對岸的朋友時看看周圍——大圍四周都是架空的高速公路天橋,整條大路都看不到天空。就連第一站「博雅山莊」都被城門隧道公路壓住:博雅山莊本是四大探長呂樂的私人園地。後來廉政公署成立,呂樂也離開香港,居於加拿大和台灣。這個地方曾變成酒樓,但最後也是被公路劈開,一分為二。上半段已成為豪宅一部份 , 下半段則被公路壓住,成為一個被街坊稱為「萬里長城」的小公園。

經過銅鑼灣(沙田的銅鑼灣),抵達沙田公園,也就是沙田機場的所在地。穿越市肺進入沙田市中心商場建築群,也就是這次步行的第二部分。商場雖然暖和,但空氣與公園相比是天壤之別。可是整個盤根錯節的商場和天橋系統,總有辦法把你從外邊引進來。這套天橋系統連結了火車站、政府機關、公共設施、大型購物中心、兩條公共屋村、市鎮公園等。我們差不多用了一個小時,才從天橋系統的南端走到北端。這套天橋系統,最新的部分也有接近三十年歷史,可算是香港最早期的「天橋城市系統」。

步行最後部分,我們從鬧市走到市郊,爬上沙田的昂堂山。昂堂山獅子亭就是穗禾苑旁山路的盡頭,大概三十分鐘不斷的上斜。有些參加的朋友坦白的告訴我,到山上就把我砍死:三十分鐘在凜冽寒風中上斜!可昂堂山獅子亭的風景實在太美,大家頓時感到值得,我才得以全身而退:到達時剛好是日落時分,華燈初上,俯瞰著自己走過的路,確實賞心樂事。

diary_img
閱讀更多

沙田-尖沙嘴!

在外八年的朋友從丹麥回港。「聽講香港有條友成日行路,係你。我當堂嚇一跳,然後得啖笑。」
「夠薑咪一起行,唔好講咁多野。」
於是二人相約沙田市中心,漫無目的的走。多年無見,天南地北無所不談。不經意走到沙田市區的南端:顯徑邨。
二人望著眼前的兩座大山,一隻獅子和一隻猴子擋著去路。我以為這是我們這次步行的終點。
豈料朋友竟說要繼續走,就把目標定在九龍南端的尖沙嘴!

經過徑口路,走上金山。金山晚上已沒有太多猴子,只有往來不絕的汽車。未有獅子山隧道前,這段大埔道是新界通往九龍的命脈。
隧道通車六十年後的今日,這道路依然非常繁忙。其實從大圍經這段大埔道到深水埗只需要兩個半小時,中途還有西九龍夜景欣賞;加上與老友滔滔不絕,不經不覺就到了九龍。